<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wigu"><small id="ywigu"></small></acronym>
<rt id="ywigu"></rt>
<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人口問題 >

學者分析663個建制市人口情況:9年間80座城市出現“收縮”

時間:2019-07-01 17:41 類別:人口問題 人數:

改革開放以來,城市井噴式發展的步伐逐步放緩,取而代之的是,不同城市間人口更加頻繁的流動和不同類型人口在城市間的優化布局。

自4月初國家發改委在公開文件中首提“收縮型城市”這一概念后,不少學者、研究機構給出了他們對“收縮型城市”的定義并在對全國城市人口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南都記者注意到,自2013年起我國開始有學者發表研究中國城市收縮問題的文章,并在2015年及后,相關研究明顯增多。綜觀各類數據統計結果可以看到,“收縮型城市”大多分布在東北和中西部部分地區,部分研究中還增加了大理等南方城市。

2007-2016年間

國內80座城市出現了“收縮”

從住建部數據來看,如果簡單將連續三年人口出現凈流出現象的城市定義為有收縮傾向的話,在中國的293個地級市中,從2014年到2017年連續出現人口凈流出的城市有26個。

如是金融研究院的分析顯示,這26個城市中,分布在東北地區的共有21個,分別為:位于黑龍江省的綏化、齊齊哈爾、七臺河、黑河、雞西、伊春、雙鴨山、鶴崗;位于吉林省的吉林、白城、白山、松原、四平、通化、遼源和位于遼寧省境內的錦州、鞍山、撫順、本溪、阜新、丹東。三省在列城市共占總數的80.77%。

其余的5個城市分別為:四川的巴中、內江、廣元,內蒙古通遼和陜西安康。

首都經貿大學城市經濟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吳康多年前就開始研究城市收縮問題,他在今年初發布研究成果稱,2007~2016年間,中國有80座城市出現了“收縮”。

吳康的研究標準中同樣有連續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減少這一項,但給城市做了更多的細化分析,統計范圍也從地級市擴大到包括縣級市在內的所有建制市。

按照吳康的研究,在663個建制市中,總計80個城市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人口收縮。其中地級市24個,縣級市56個。吳康的研究還表明,大部分城市的人口收縮幅度不大,僅有9個城市的收縮幅度超過5%。

吳康還將這80個城市分為5類,結構性危機城市、大都市周邊型城市、欠發達型城市、邊境型城市和數據調整型城市,數量分別為38、6、23、7、6個。上文提到的大理則屬于數據調整型城市。

供需兩端同時變化東莞曾出現人口收縮

灣區背景下珠三角人口凈流入有所增加

2019年東莞市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8年全市生產總值突破8000億元大關,預計達到8300億元,同比增長7 .5%左右,快于全國全省。在人民大學、社科院等權威機構發布的相關報告中,東莞的政商關系健康指數、“互聯網+”指數、綜合經濟競爭力分別排名全國第1位、第8位和第13位,民生發展指數排名全國地級市第3位。

然而,這樣一座經濟高速發展的城市為何曾經出現人口收縮的情況?

事實上,早在2015年就有學者研究過這個問題。2015年,中山大學地理科學與城市規劃學院的三名學者李郇、杜志威和李先鋒共同刊發了一篇題為《珠江三角洲城鎮收縮的空間分布與機制》的文章,并以東莞茶山為案例,從勞動力供給和產業需求的角度探討收縮原因。

文章指出,東莞是珠三角地區外向型經濟發展的典型,早期依靠來自香港和臺灣的外來資本及從內地轉移的廉價勞動力發展“兩頭在外”的加工貿易成為“世界工廠”。但在金融危機的沖擊下,東莞制造業發展的供給和需求兩端同時發生變化,外部市場需求萎縮、人民幣不斷升值、生產成本增加、人口紅利消退等,東莞開始出現經濟增長下降和人口減少問題。

三位中山大學學者還指出,快速城鎮化的珠三角區域所出現的城鎮收縮并不是個案。珠三角核心區以局部城鎮收縮為主,收縮相對集中的城鎮分布在外圈層。而綜合人口普查數據和統計年鑒發現,莞城街道、茶山鎮和臺山市是珠三角典型的人口收縮城鎮。

但近年來,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立等政策紅利,人才吸引力不斷加強,珠三角地區人口凈流入有所增加。據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4年至2018年廣東省常住人口增加數量約為80萬、125萬、150萬、170萬和177萬,整體呈上升趨勢。

城市收縮問題

引發學界廣泛關注

今年4月,“收縮型城市”被首次寫入官方文件中。國家發改委發布的《2019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中指出,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引導人口和公共資源向城區集中。

據媒體報道,清華大學教授龍瀛則在2016年的一次公開講座中表示,中國有三分之一的國土人口密度在下降。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成員、上海財經大學長三角與長江經濟帶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學良分析發現,中國26 .71%的地級及以上行政單元、37 .16%的縣市(區)發生收縮。其中,以中國東北地區和長江經濟帶的收縮最為嚴重,且集中出現了“市區—市轄區”雙收縮的現象。

實際上,有關中國城市收縮的問題近年來已經引起了學界的廣泛關注。

南都記者查詢知網發現,以“中國城市收縮”為主題的相關文獻共百余篇。從時間上看,2013年起有研究論文出現,從2015年起論文數量增加明顯。

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研究員馮奎認為,“收縮型城市”的提出也意味著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市大范圍擴張的時代已經過去,中國城市發展進入到一個結構優化的新階段,人口在不同的城市之間要進行更加合理的布局。

欧美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