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wigu"><small id="ywigu"></small></acronym>
<rt id="ywigu"></rt>
<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人口問題 >

梁建章:中美科技戰的實質是開放和人口的對決!

時間:2019-06-25 17:25 類別:人口問題 人數:

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近期似乎已經升級到了科技戰。特朗普通過行政命令,對華為等中國高科技企業實行封鎖和禁運。作為回擊,中國政府也準備采取反制措施。

 

特朗普的做法目前引起了廣泛爭議,爭議不僅集中在道德和法律領域,還有人會問,這些舉動真能提升美國的科技競爭力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為什么特朗普對華為的禁運政策一出,美國科技股的股價反而普遍下跌呢?相比之下,中國政府仍冷靜和克制的回應“要對所有在華經營的企業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卻得到外界廣泛好評。

 

要找尋問題的答案,首先需要分析一下科技競爭的實質。科技戰的實質,其實是各國在創新領域的競爭。至于創新競爭的關鍵要素,則包括以下幾項:1、廣闊的市場;2、研發人才的數量;3、研發人員和全球其他科創人員的交流。(詳見我和黃文政所著的《人口創新力》)

 

作為第一個要素,廣闊市場對于創新競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為如此,中國和美國都會不遺余力地拉攏其他國家,進而幫助自己的科技企業去拓展全球市場。而在后兩個要素中,美國和中國各有優勢。中國具有研發人數方面的優勢,畢竟中國總人口是美國的四倍,人口越多天才就越多,所以中國目前在研發總人數上已經超過美國,而且還在快速增長。美國的優勢則是開放,美國能夠建立起龐大的科技帝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吸引了全球頂尖的科技人才。

 

美國本身就是移民國家,每年吸收將近一百萬的移民。在美國的高校和企業里,頂尖科研人員有一半來自于包括中國的其他國家。簡而言之,中國的優勢是人口,美國的優勢是開放,所以,中美科技之爭也就是人口和開放的對決。

 

中國不應犯特朗普式錯誤

 

認清了科技戰的實質,就知道為什么說特朗普的反制政策犯下了方向性錯誤。當美國濫用國家安全名義粗暴干預企業的經營時,實際上降低了美國的開放性方面的傳統優勢。例如美國供應商被政府下令給華為斷貨,短期有可能是打壓了華為,但由此形成的連鎖反應是,以后誰還敢用美國公司生產的芯片?在特朗普開創這個先例之后,不光是中國公司,所有公司,也都會自然地更傾向于用中立國家的產品,以避免由于政治因素遭遇的意外打擊。受此影響,目前位于美國高科技中心的相關產業,未來可能會轉移到其他更加開放和透明的國。很多運用部分美國零部件和設備的企業,例如臺積電,也會把盡量減少美國的技術含量,以保證對華為供貨。所以特朗普的這個封鎖政策,短期可能對華為造成一定的困難,長期卻是給美國企業圍了了一堵墻,削弱了美國的開放性的優勢,增加了在美做科研的不確定性。所以美國搞封鎖,短期內看似在打壓中國,卻將長期損害到美國的科技業。這是為什么美國最近高科技股大幅度下跌的原因。同樣的邏輯,如果中國政府強制中國企業不和某一類企業合作,雖然是短期打擊了對方,但是長期也是給自己圍了一堵墻,增加企業的成本和不確定性,削弱開放性。

 

中國最有效的反制措施是開放

 

至于中國最有效的反制措施,就是減少企業經營的壁壘,提升開放性。從科技創新的角度來看,開放措施應當聚焦于以下幾方面:

 

一、企業營商環境的規范化和透明化。

無論來自于哪一個國家,也無論從事哪一塊業務,任何企業都希望獲得穩定和可預測的營商環境。特朗普這次下達禁運的行政命令,隨意和粗暴地完全繞過司法體系,增加了在美國經營高科技公司的不確定性。由此給中國帶來的啟示是,必須減少政府對企業經營的隨意干預。比如,部分行業準入政策需要更加透明化,部分行業政策要更加具有穩定性和可預測性。

 

現在特朗普政策對美國企業的傷害正在逐步顯現出來,很多美國企業表面上不得不遵守美國政府的禁令,實際上都在想各種辦法保持去對華市場的供應。盡管如此,特朗普之舉已經給美國的企業的信譽造成了長期的損害,讓美國企業界苦不堪言。中國政府其實不用給企業貼標簽,如果某個企業出于政治的目的,成為不可靠的供應商,其他企業自然就會放棄和他們合作。相信消費者和其他企業的眼睛都會是雪亮的。所以,與其政府出面貼標簽,不如通過民間的智庫來做一個全球企業開放性的調研,然后出一些非強制性的指導意見。如果官方出過于嚴厲的強制性政策,可能引起沒有必要的爭議,甚至反而束縛中國企業,增加中國營商環境的不確定性。

 

二、學術交流的擴大開放。

現在中國的開放性方面還遠遠落后于美國,例如最近任正非指出,很多小公司的研發人員上網搜索全球學術論文都會受到限制。很多國外的網絡培訓課程也被屏蔽了,最近我向一個朋友推薦了一個美國的人工智能的在線課程,但在國內卻無法訪問。中國需要加大開放的力度,消除和國外交流的種種不便利。最近聽說一則消息,美國的IEEE協會受到美國政府壓力,將限制中國學者的參與。在這種環境下,中國必須加大開放的力度,千萬不要以封閉對封閉。

 

學術交流開放的重要途徑是高校國際化,在美國的高校里,有將近一半的教授和博士研究生是外國人,等于把美國的精英人才規模擴大了一倍。目前中國高校雖然也招收了不少外國學生,可惜這些留學生大部分并非來自創新強國。中國的高校現在普遍財力充沛,在資金投入方面已經可以和美國最好的高校比肩,但在國際化方面還有大幅度提高的空間。

 

三、移民和入境旅游的便利化。

教育國際化的重要瓶頸,是外國人在中國生活還有諸多不便,如簽證、上網、移動支付和英語標識等等。這不僅造成外國人不愿意到中國創業和就業,影響到高校的國際化,同時也打壓了旅游業。目前,每年只有大約3000萬外國人來中國旅游和參加商務交流,數量還不如日本的入境人數。據我們測算,入境游的低迷大約會造成500-1000億美元的外匯收入損失。不過與這種遺憾相比,我們也聽到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對于大多數外國人來說,在來到中國之后普遍對中國的好感大增,所以如果能在簽證、上網、移動支付和英語標識等方面有所改善,非但可以大幅度增加外匯收入,更可以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增進高校和企業的對外交流,進而提升整個國家的創新能力。

 

總而言之,科技戰的實質是人口和開放的對決。美國希望靠封鎖來贏得科技戰是一個昏招,因為封鎖了別人就等于封閉了自己,也就喪失了自己原本的最大優勢。面對美國的昏招,中國應該抓住機會,迅速提升中國經濟的開放度,尤其是減少各種國際交流的壁壘,并且提高營商環境的透明度。只要中國經濟(尤其是人員和信息交流)的開放度接近美國,中國在人口和人才方面的優勢就可以碾壓美國。當然人口方面的優勢不是永遠的,特朗普在人口方面的政策十分靠譜,美國正在加大吸引移民人才的力度,中國則需大力鼓勵生育來提高現在的超低生育率。中國的超低生育率如果不解決,一代人之后中國的人口優勢就會大打折扣。所以,今后二十年會成為決定科技戰勝負的關鍵,而關鍵中的關鍵則是開放。最后,如果中美認清了創新競爭的實質,發力開放,不管誰贏,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想就會更近一些。

欧美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