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ywigu"><small id="ywigu"></small></acronym>
<rt id="ywigu"></rt>
<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acronym id="ywigu"><optgroup id="ywigu"></optgroup></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 人類未來 >

如何應對一個人口銳減的世界?

時間:2019-10-17 16:50 類別:人類未來 人數:

在經歷了數千年的人口增長之后,如今全球人口趨勢正在發生逆轉。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出生率或絕對人口都出現了收縮。這種收縮將給人類社會帶來什么影響?美國《外交事務》雜志2019年9/10月刊發表里弗圖埃斯研究機構(River Twice Research)總裁扎卡里·卡拉貝爾(Zachary Karabell)的文章《人口危機:人口減少和資本主義的終結》(the Population Bust: Demographic Decline and the End of Capitalism as We Know It),對《人類浪潮:人口如何塑造現代世界》和《空蕩蕩的地球:全球人口減少的沖擊》兩本著作中相關問題進行了分析。
 
如何應對一個人口銳減的世界?
 
世界人口趨勢發生逆轉

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里,世界人口增長如此之慢,以至于對大多數活著的人來說,都會感到世界人口處于一種靜止的狀態。從公元1年到1700年,人口從2億增長到6億;到1800年,這個數字才剛剛達到10億。然后,出現了人口爆炸,首先是在英國和美國,其次在歐洲其他地方,最后在亞洲。到20世紀20年代末,世界人口總數達到了20億。1960年達到30億,1975年達到40億。自那以來,這一數字幾乎翻了一番。現在地球上大約有76億人。
  
如今,這種趨勢正再次發生轉變,而這次是逆轉。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出生率或絕對人口都出現了急劇和突然的收縮。阻止許多國家人口更快減少的唯一原因是死亡率也在下降,因為各地的人都活得更長壽了。對任何一個社會來說,應對這些波動都不容易。人口學家保羅·莫蘭在他的人口統計學著作《人類浪潮》一書中寫道:“快速的人口增加和人口減少在世界各地都產生了沖擊波,無論發生在哪里,它們都以一種很少有人欣賞的方式塑造了歷史。”莫蘭不太相信“人口決定命運”,達雷爾·布里克和約翰·伊比森也是如此。布里克和伊比森是《空蕩蕩的地球》的作者,這是一本關于21世紀快速變化的人口結構的新書。但人口結構顯然是命運的一部分。如果人口結構在西方崛起中首先扮演的角色,以及如今在其他國家崛起中所扮演的角色被低估了,那么未來幾十年人口趨于穩定、然后不斷萎縮的潛在后果,就幾乎完全被忽視了。

對全球人口快速增長的預期(以及隨之而來的對氣候、資本主義和地緣政治的各種影響)與經濟增速放緩和經濟絕對收縮的現實之間形成了如此鮮明的對比,以至于在未來幾十年將構成相當大的威脅。世界各國政府都在不斷發展,原本為的是應對管理更多的而不是更少或更老的人口的挑戰。
  
資本主義作為一種制度,尤其容易受到人口減少的影響;過去幾個世紀推動資本主義發展的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只是因為有更多人和更年輕的人來消費更多的東西。如果未來世界人口減少,還會不會出現真正的經濟增長?人們不僅沒有準備好回答這個問題,甚至還沒開始問這個問題。

人口銳減向全球蔓延

《人類浪潮》和《空蕩蕩的地球》以及一般意義上的人口學的核心,都是基于18世紀英國學者托馬斯·馬爾薩斯(Thomas Malthus)的一部奇特而引人注目的著作。馬爾薩斯的著作《人口論》認為,不斷增長的人口對社會和政治穩定構成了迫在眉睫的威脅。他堅信,人類注定要繁殖出超過世界所能養活的人口數量,使社會大部分人遭受糧食短缺之苦,而非常富有的人只會確保他們自己的需求得到滿足。在馬爾薩斯的可怕觀點中,這將導致饑餓、貧困和戰爭,最終導致人口萎縮,然后這一令人沮喪的循環將再次開始。
  
然而,就在馬爾薩斯得出結論時,世界發生了變化。農作物產量的增加、衛生條件的改善和城市化的加速,并沒有導致無休止的貧困和收縮循環,而是導致了19世紀全球人口的激增。莫蘭提供了一個嚴謹而詳細的描述,在19世紀,全球人口是如何從上千年的人類歷史中突破出來的。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人口一直處于停滯、萎縮或緩慢增長的狀態。他首先觀察到,當嬰兒死亡率下降時,人口開始迅速增長。最終,生育率會隨著嬰兒死亡率的降低而下降,但這其中有相當大的滯后性,這就解釋了為什么現代社會的人口會經歷如此急劇和極端的激增。換句話說,當嬰兒死亡率居高不下時,婦女往往會生很多孩子,因為她們知道有一些孩子在成年之前就會夭折。當嬰兒死亡率開始下降時,生育能力也要經過幾代人才會下降。所以一個生了6個孩子的女人突然有了6個孩子活到了成年,而不是3個。在下一代女性做出調整、決定組建更小的家庭之前,她的女兒們可能也會有6個孩子。

隨著人口爆炸的產生,全球出現了新一輪馬爾薩斯式的恐懼。斯坦福大學生物學家保羅·埃利希(Paul Ehrlich)1968年出版的《人口爆炸》(The Population Bomb)一書就是一個縮影。埃利希認為,不斷下降的死亡率造成了太多人無法生存的局面。他預計,“20世紀70年代,世界將經歷饑荒——即便現在啟動任何緊急項目,仍將有數億人餓死。”埃利希的預言被證明是錯誤的,布里克和伊比森在《空蕩蕩的地球》中解釋了其中的原因。始于20世紀初的一系列農業創新——綠色革命——加速了農作物產量的增長,滿足了人類的需求。此外,世界各國政府設法補救了污染和環境退化的最嚴重影響,至少在北京、開羅、墨西哥城和新德里等多個大城市的日常生活方面是這樣。這些城市面臨著與枯竭的地下水位和工業污染有關的嚴峻挑戰,但沒有出現與預期類似的危機。
  
布里克和伊比森認為,“我們面臨的挑戰不是人口爆炸,而是人口數量的崩潰。”至少根據布里克和伊比森列出的數據,即將到來的泡沫破裂的跡象已經很明顯。現在,歐洲幾乎每個國家的生育率都低于維持人口穩定所需的2.1的生育率,歐洲人口將出現萎縮。日本和俄羅斯也出現了這一趨勢,日本的人口已經達到頂峰,而俄羅斯由于同樣的趨勢再加上男性的高死亡率,導致了人口的下降。
  
令人震驚的是,人口銳減正在向全球蔓延,其速度幾乎與20世紀人口激增的速度一樣快。中國和印度的人口總和占世界人口的近40%,兩國的生育率目前處于或低于更替水平。巴西、馬來西亞、墨西哥和泰國等其他人口大國的生育率也是如此。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中東和南亞(如巴基斯坦)雖然是一個例外,但鑒于女性日益增加的受教育程度、更低的嬰兒死亡率和更高的城市化率,這些地方迎頭趕上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各個國家面臨不同局面

如果人口萎縮被認為是最有可能的未來,人們可以想象,通過降低對未來回報的預期,并將社會的注意力集中在降低成本(技術已經在這么做了),而不是最大化產出上,政策可能會保護甚至振興資本主義的基本面。但這些政策很可能在短期內遭到商業利益、政策制定者和政府的強烈反對。他們都將聲稱,這種態度是失敗主義的,可能不僅意味著增長的終結,還意味著繁榮和高生活水平的終結。但如果沒有這樣的政策,即將到來的人口趨勢轉變的危險將會因為完全沒有計劃而變得更加嚴重。

不同的國家會在不同的時間達到臨界點。目前,人口緊縮正在富裕國家發生,這些國家能夠利用幾代人積累起來的財富,承受經濟增長放緩或負增長的代價。一些社會,如美國和加拿大,能夠暫時用移民來抵消人口下降的影響,盡管很快就會沒有足夠的移民留下來。而對于發展中國家的數十億人來說,最好的是他們在年老之前變得富有,而另一種選擇的前景則不太樂觀:沒有足夠的人均富裕,發展中國家將極其難以支持人口的老齡化。
  
因此,無論是減少氣候變化和資源枯竭造成的負面影響,還是通過終結我們所知的資本主義發展模式,全球人口銳減的未來趨勢都難以改變。人口趨勢的逆轉是一種范式轉變,而且這種轉變幾乎完全沒有得到承認。我們模模糊糊地為一個人口更多的世界做好了準備;卻完全沒有準備好迎接一個人口更少的世界。這就是我們的未來,我們正朝著這個方向快速前進。


來源:社會科學報 
欧美色吧